• 鬼故事网全新改版了,我们专注于您和朋友曾经亲身经历过的灵异事件,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    4年前 (2015-10-02)  原创鬼故事 |   抢沙发  56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最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有些不安,不知道是为什么。

    昨晚竟然又梦见了已经故去的父亲,让我的心中涌起无限的恐慌。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父亲骑车回家的时候路遇一闯红灯的大卡,轻巧的摩托车无法与庞大的卡车相抗,父亲就这样死在车轮下。

    得到消息的我和母亲,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公路上满地的鲜血,向人们诉说着刚才发生过的事情。

    “对不起,病人送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面对哭的凄惨的母亲,医生很是同情,在那样的情境下,当场死亡已经算是恩赐,我看到父亲的头颅已经被车轮碾碎,用一种食物形容,那就是豆腐脑,这也使得我直到现在看到这种食物都有想吐的感觉。

    随后的几天,就是在处理父亲的后事。

    就在处理父亲的丧事的时候,一件接一件的怪事开始发生。

    最先收到预警的是小姑姑。

    在父亲出事的当晚,小姑姑遇到了怪事。

    小姑夫去值班了,小姑姑自己在房间里睡觉,儿子跟着婆婆一起,小姑姑那会儿捧着一本书在房间里看,这时候的她并不清楚父亲已经死亡的消息,毕竟出事的时候我和母亲姐姐也并没有想着第一时间通知他们,那会儿的我们已经慌乱了,不知道做什么好,只一个劲的哭,身为一个男子汉,我觉得很是丢人,或者说我那时候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要担起整个家庭的责任。

    小姑姑看书的时候总是心神不宁,突然之间,靠窗的地方摆放的桌子开始“咣咣”作响。小姑姑家我去过,在她跟小姑夫的房间是有一个小圆桌的,农村家里你们也知道一个房间是有多种用途的,并不像城里那样还分餐厅分书房的,对于小姑姑来说他们的房间即是餐厅又是书房。

    而在靠门那边的窗户下方摆放的那个小圆桌就是他们吃饭的饭桌,平日没事就放在墙根,山东这个地方也不会突然遭遇什么地震,所以也就不可能会出现地面震动而导致桌子震动的,而圆桌那边除了墙也就没什么了,圆桌无规律的震动,使得小姑姑心里一惊。

    随后小姑姑头顶的电灯开始明明灭灭的闪烁。

    小姑姑先是一愣,随后“嗷”的一声奔出了房间,窜进了自己婆婆的房间。

    小姑姑的婆婆是信奉基督教的,说也奇怪,进入了婆婆房间里,婆婆的房间就没有这种事情,听着小姑姑那结结巴巴的叙述,婆婆没做什么,仅仅是一遍遍的颂着他们的教义,小姑姑才渐渐的安下了心。

    小姑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碰到这种灵异事件,而当第二天她收到我父亲去世的消息的时候,才明白圆桌的震动意味着什么。

    父亲排行老大,平日与几个姑姑的关系不错,许是借此向姑姑诉说自己的悲惨遭遇吧。

    第二个怪事的遭遇者是三姑姑。

    三姑姑家是父亲这几个兄弟姐妹中混的最好的一个,同时三姑姑也是兄妹几个中最有威信的,这与她那火爆又护短的脾气有关系。

    将父亲的事情通知过几个姑姑之后,几个姑姑就去了奶奶家里集合。

    奶奶家与我们家没有几步路远,几个姑姑来了之后先去看望爷爷奶奶,年纪不小了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我能体会那种心情。

    当日,四姑姑与小姑姑在三姑姑的家里一直不停的哭哭啼啼,三姑姑一言不发,随手摸起一个苹果开始吃,虽是葬礼,但是瓜果这种东西是必不可少的。父亲生前就最喜欢吃三姑姑手中这种苹果。

    四姑姑一直在念叨父亲的好,念叨家里才过上好日子父亲就走了,小姑姑也随着四姑姑的话抽抽噎噎。

    而三姑姑就一直在啃那个苹果,依旧一言不发。

    前面已经说过了,三姑姑的威信比较高,所以在两个姑姑哭的时候,发现三姑并没有什么发言,也不禁楞了下,可是莫名的又是悲从中来,眼泪如同不要钱的珠子一般不停的往下掉。

    三姑那苹果也啃了大半,干净的脸上没有一丝泪水,猛然间三姑就开口了,以一副及其不耐烦的语气吼了一声:“哭哭哭!哭什么哭!别人想吃个苹果你们都哭的人心烦!”

    这语气这话时怎么也不会在三姑的口中说出来的,这语气,更像是我父亲的话。

    两位姑姑当即就傻眼了,也顾不上了哭,大嘴张着,愣愣的看着三姑。

    “姐, 你这是咋了?”到底是四姑大胆,去问了一句。

    三姑恍然回神,似乎是睡着了做梦刚醒一样,迷茫的看了一眼手中的苹果:“我什么时候吃了个苹果?”

    小姑姑有些惊慌,这似乎跟昨晚她的情景有些像。

    说实话,当这话从小姑跟四姑的嘴里说出来时,我是不信的,我是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鬼鬼神神的事情的,我觉得这些都是封建迷信。

    三姑到底是明白人,知道这是自己哥哥借由她的身体吃了个苹果,也不像小姑那样恐慌,而是当做什么事情发生。

    中午吃饭的时候,怪事再次临到了小姑姑的身上。

    几个姑姑平日酒量都不错,中午吃饭的时候,奶奶也摆了席让大家吃点喝点。

    小姑姑喝着喝着酒就渐渐的不在状态了。

    大家都在说着话,只见的小姑以一副诡异的姿势盘坐在床上,手里抓着酒杯,一只手捏着花生米往嘴里填,边填边叨叨:“别让庆子去开塔吊了,让他换个活儿。”

    庆子就是我,我的工作是塔吊,前不久刚找到的工作,工作不累工资翻倍型,就是高空作业有点吓人,不过只有干过的人知道,只要你没有恐高症,这活还真挺不错。

    我十分确定我之前并没有告诉几个姑姑我的工作,当然,这也许是其他人告诉的他们也有可能。

    小姑姑那姿势,熟悉的人都看的出来,那是我父亲生前喝酒喜欢坐的姿势。

    小姑姑念念叨叨的说了很多话,大意都是不允许我继续去开塔吊,可是事后她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也不认为这种事情是真的。

    可是我母亲不同意,坚决认为这是我父亲在警示我,坚决不让我出去找工作,我只能在父亲留下的养猪场里当一个猪倌。

    要知道,我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学了一门手艺还是希望能找个正经工作的,养猪场的话或许容易致富,但是总不能让以后的孩子也做一个小小的猪倌吧?

    让我干一辈子这个,我实在是受不了。

    办完父亲的丧事,似乎一切怪事都不见了。

    只是小姑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跟自己的婆婆一个房间,晚上哪里都不敢去。

    而三姑姑,回到家就没什么事情了。听母亲说,三姑姑家里供奉着神佛,很是灵验,虽然在奶奶家出了一次灵异事件,可是在自己家里的时候一次都没有遇到过,而小姑姑,那震动的桌子可把她吓个够呛了。

    虽然我不想在家里呆着,但是我也不想看母亲那泫然欲泣的脸,只能依着她在家里呆着。

    好在,闲了大半年,母亲也觉得没什么事情了,终于还是拗不过我,允许我去上班了。

    像我这样的农村汉子,如果不想想办法,以后的孩子也会像我这样没有出息的。为了以后的日子,我不得不拼,这活真的是很不错的一个,我和同庄的坤子都这么觉得。

    现在在村里,我属于比较争气的类型了,因为我高工资的活儿,也因为我那崭新的摩托车。

    我工作第二个月就给自己买了辆新车,同村的年轻人没有不羡慕的,有几个20岁的小伙儿能像我这样自己给自己买车的?不管什么年代,不管什么车,有辆自己的宝马是每个男人的梦想。

    羡慕的多了也就有人来借了。

    这不是,下了工,坤子要出去见女朋友,死活要借我的车一用,还许诺一会儿来接我。

    工地这边还是有夜工的,几个小头头坐一块儿要喝一个,见我还没走也就拉着我一起了。

    许是喝的有点多了也忍不住开始念叨以前的事情了,我的脑子也开始有点迷糊了,不然怎么又会开始想一年前的那几件怪事了呢?

    夜风一吹,打个寒战,也许这就是为啥赶到不安了吧。

    “庆子,走吧!”就在大家都喝的迷迷糊糊的似乎,我隐约听着坤子那声音在不远的地方传来。

    “就来!”我踉跄着,这小子,可算是来接我了,我还想着他是不是会明早儿才来呢!

    “庆子,你咋喝这么多啊,我带着你走吧,你说你,酒量又不行……”坤子念叨着把我扶上了车后座,一加油门就走了。

    我的脑子经过风一吹,开始清醒,只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软摊在坤子身上,又眼睁睁的看着迎面而来的那辆大卡,我手无足措,父亲那恨铁不成钢的叹息悠悠在耳边响起。

    除开风声叹息声车声,剩下的声音就只是坤子的惊恐叫喊声了。

    再后来,再后来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我想我明白一年前那几件怪事的发生是因为什么了,我想我也明白为什么我最近总是不安了,父亲是对的,母亲也是对的。

    父亲从最初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了吧,只是我不懂。

    以后,我可以跟在父亲身边听他说话了,或者,我以后也什么都不需要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鬼故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guigushi.com.cn/ycggs/178.html

    鬼故事网(GuiGuShi.Com.Cn)分享发生在您身边的真实鬼故事,提供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