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故事网全新改版了,我们专注于您和朋友曾经亲身经历过的灵异事件,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    4年前 (2015-10-02)  原创鬼故事 |   抢沙发  51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唉,今天又是一个客人都没有,自从隔壁开了一间粥棚,我们的生意就越来越差了。”阿杰对梅子叹道。

    “是啊,自从咱俩在这条街上开店,已经三年多了,生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过呀!就是当年你在大排档的时候,生意也没这么惨淡的,究竟怎么一回事啊。”阿杰的老婆梅子也是一脸愁容。

    “这年头经济危机,大家都不容易,不是咱们经营不善,别紧张,会过去的。”阿杰说着温柔的拍了拍梅子的肩旁。

    “那间粥棚,白天人也不是很多啊,晚上人满为患的。该不会是他家做的不是什么正经生意吧”梅子说。

    阿杰嘿嘿的笑出声来,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梅子的额头说:“你别逗了,你忘了,隔壁开店的是个老婆婆,就她一个人,连店名都叫“婆婆香”粥棚,她能做什么不正当的事情呀,想当年,我和我老爸在大排档摆摊卖饺子的时候,晚上的生意也要比白天火爆的多。我们做什么不正当的事情了?”

    梅子假装认真的说:“是啊,你就是个不正经的人,你做的最不正经的事情,就是用饺子诱惑我,把我骗到手!”阿杰不以为意道:“那是我的手艺好,你自己想一辈子吃我煮的饺子,自己嘴馋还要怪人家,你也好意思。”此时两个人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思绪沉浸在幸福里,回到很久以前,当年他们经历的那么多事情,想起来,都仿佛在昨天……

    当年阿杰和老爸在大排档卖饺子起家,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阿杰认识了还是学生的梅子。梅子当年清纯的模样到现在也还清晰的刻在阿杰的脑子里,那张清秀白皙的脸,齐耳短发,那双只有小拇指涂了粉色指甲油的手,这些都是最美好的记忆。

    记得第一次见到梅子是她和几个要好的女生一起来吃饺子,梅子点了一份香菇的,吃完了一份还要再来一份。不知道是因为饺子太合自己的口味,还是因为让自己莫名心动的那个端盘子的家伙……

    从那以后,几乎每个星期,阿杰都能见到梅子约三五好友到他的摊位小聚。

    某天,他们有了一两句寒暄。

    某天,他们知道了彼此的名字。

    很多天之后,他们有了一次深谈。

    又很多天之后,他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时间一长,梅子光顾摊位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一是因为阿杰的手艺的确不错,更重要的是,两个人彼此有了好感。

    梅子至今记得那是三年前的情人节阿杰说过:“嫁给我,你可以免费吃一辈子我煮的饺子,不嫁给我,你想吃饺子的时候,随时来找我,不嫁给我,我爱你一辈子。嫁给我,我照顾你一辈子。”

    最终,梅子选择了嫁给这个卖饺子的穷小子。

    也就是当年吧,梅子用自己的全部的嫁妆,加上跟朋友借的一万来块钱盘下了这个铺面,跟阿杰一起经营,这里就是他们的家。

    阿杰默默地看着已经是自己女人的梅子,手比从前多粗糙了,脸上有了明显的皱纹,身上穿的是二十八块钱一件的地摊货。全然没有一点老板娘的样子,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自己。

    想到这里,阿杰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不觉鼻子一酸,忍住眼角要渗出的泪水,保持微笑对梅子说:“我去给你,煮一碗你最爱吃的香菇饺子去。”

    梅子点头,又忽然心血来潮似的讲:“要不你去隔壁粥棚看一看还有粥吗,咱们也尝一尝,究竟是什么,这么好喝。我可得在铺子里盯着啊,万一来个吃夜宵的什么的,我也好照应着。”“好,正好我也有点饿了,我去买两碗八宝粥,我最爱喝了。再买两碗豆腐脑,听说街坊们他家的咸味的豆腐脑是出了名的好喝呀!你要多喝一点哦,这豆腐脑啊,很养人啊。”梅子撒娇道:“啊呀!又要害人家的减肥计划泡汤了。”阿杰贱贱的回应:“我的亲,你可以选择只吃半碗或是一碗,也可以是两碗。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吃或者不吃……”梅子抬手拍了下阿杰的脸:“死鬼!别耍贫嘴了,快去吧,不然人家要饿死了。”只听阿杰继续耍贱道:“老佛爷,喳,奴才这就去!”阿杰出门就听到梅子一声爆和:“滚!快滚快回。”

    阿杰到了隔壁的粥棚,不大的粥棚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人,十几张方桌坐满了人,还有人站在旁边大口大口的吃着喝着。
    “两碗八宝粥,两碗豆腐脑,打包带走。”阿杰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半天没人理他,又喊了一声,听到一声含混不清的回应:“等着!”好不容易,等到一个空位坐在那里等,等了不知多长时间,他有了一丝丝的困意,本想小憩片刻,可能是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吧,过了一会儿,阿杰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小伙子,醒醒,我的店子要打烊了。”阿杰被一个苍老而略显沙哑的声音叫醒。

    叫醒他的是个老大爷,不是他和梅子见过的那个老婆婆。

    “老大爷,还有八宝粥吗?给我来两碗,再来两碗豆腐脑,我买回去给我老婆。”阿杰揉揉惺忪的睡眼说道。

    老大爷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真对不起,小伙子,刚刚太忙,没来得及招呼你,这样吧,我再去厨房,专门给你熬两碗。”

    阿杰刚要开口拒绝,却发现老大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后厨忙活去了。

    阿杰不禁感叹,这老大爷真会做生意,连开口拒绝的时间都不给我,再想想,大爷也不容易,这么晚了为他一个人再开一回火,这服务多周到啊,等着吧。

    就这样等着,阿杰隐隐约约听见后厨传出来挥刀剁肉的声音,期间还夹杂着哗哗啦啦的声音。要知道,在寂静的夜里,听到这样的声音,是很诡异的一件事情。

    阿杰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的说:“老大爷,今天……太晚了,我老婆该等着急了,我先回去了,明天一大早在来吃也一样。”“就好了,再送你一小碟咸菜啊”老大爷回应道。

    老大爷边说边从后厨走出来,一只手端着一只浅口的大碗,另一只手端一个小碟儿,把这两样端端正正的摆在阿杰面前,笑眯眯的说:“小伙子,趁热吃吧,豆腐脑等你吃完我再给你盛出来,现在盛出来怕凉了,凉了可就不好吃了。等你临走我再把你媳妇的那两份儿给你盛出来打包。”

    阿杰一边点头称谢,一边拿出一张大票递给老大爷,心里暗想:“ 难怪他家的生意好,服务的这么贴心。”

    可他低头一看 发现这八宝粥 有些不对,表面上就是暗红色的稠糊糊,看不到任何材料。

    如果说 此时此刻 阿杰只是心里有点不爽,那么下面的事情……

    阿杰拿起筷子 ,在八宝粥里翻动了一下,夹了一块东西,像是肉。阿杰问老大爷:“大爷,您家的八宝粥里咋还有肉啊!和别家的不一样。”老大爷没做声,依旧笑眯眯的看着阿杰。

    阿杰把肉放进嘴里,味道还不错。他又夹起一块,发现上面有一块痕迹,微微不悦的跟老大爷说:“大爷这是什么?这肉是坏的吧。”大爷漫不经心的说:“那是尸斑。”阿杰愣了一下道:“石斑……石斑鱼啊,我可真没见识,长这么大,没吃过这新鲜玩意儿。”“不是石斑鱼,是死人身上的尸斑。”老大爷收敛了慈祥的笑容,阴森森的说。

    阿杰觉得在深夜开这样的玩笑真的不好,还说强颜欢笑说:“您家八宝粥这配方挺独特呀,那这盘咸菜呢?”阿杰说着,夹起一块咸菜放进嘴里。

    老大爷听了阿杰的夸赞一脸骄傲的说:“那是,我们家八宝粥的材料,都是我在鬼门关捡的,鬼差割下一块,我就捡一块,在配上刚死了三天的死婴,他们身上的血还算是新鲜,这些东西放在一起,熬啊熬啊,能不好喝么?至于这盘咸菜嘛,那是有些做完八宝粥剩下的边角余料做的,你的吃的这盘,就是我用死人的脚趾甲做的。

    阿杰听到这儿,胃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他的两条腿也像面条一样软了,他知道这不是老大爷在开玩笑,因为没有一个思维正常的人会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场合开这样让人毛骨悚然的玩笑。

    那么现在只有两个解释 第一, 这个老大爷是个精神病患者, 他在胡言乱语 ,第二,这个老大爷

    是鬼。

    他很快用一个发现否定了两个推论当中的一个……

    在昏黄的灯光下,他看不到老大爷的影子。

    是的,这个老大爷,没有影子!

    大爷冲着阿杰笑了笑,继续说:“唉,再说说我家这豆腐脑吧,那都是我用大铁棒子,敲碎了活人的脑袋流出来的新鲜的脑浆子啊 ,从脑袋上掺着血流下来,我都得接着,那里头红红的,可不是辣椒,是人血!”

    阿杰大着胆子说:“那你这东西,是给人吃的吗?”

    大爷诡异的摇了摇头说:“我老伴儿,白天卖饭给人,晚上我出来,卖饭给孤魂野鬼!”

    “对了,小伙子,这是找你的钱。“大爷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淘出两张崭新的冥币递过去……此时阿杰脸色惨白,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伸手摸了摸大爷的手,凉的,硬的,像一块石头,毫无生气。

    “我们这儿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吧,每天晚上,最后一个客人是走不了的,他还要留下来,做豆腐脑的原料呢!”老大爷的表情僵硬着,恶狠狠的说。

    此时的阿杰全身在不断的颤抖,但是他仍然本能的想往外跑,两条腿还是软的不听使唤,可是就算腿不软,他也出不去了,因为门已经被死死地锁住了。大概是在他睡着的时候锁住了,也或许 就在刚才……阿杰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但是这样的绝望在很短的时间内被人最本源的求生欲望驱散了。他拿起桌上的碗,朝老大爷狠狠的砸过去,顿时,碗里的血肉溅出来,但是,碗竟然穿过老大爷的身体,在老大爷的身后碎成几片。老大爷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毫发未损。

    阿杰看着眼前的一切 ,陷入了从来不曾有过的绝望,恐怖的气息早已充斥全身。阿杰只觉得胸口发闷,心脏刚刚还在胸腔里狂跳,忽然像是被谁死命的攥住,然后猛地扔到洗衣机里搅拌。血管里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样,

    阿杰身体僵硬,直直的,倒在地上……

    此时,他忽然听到一个声音——粥棚里那个老婆婆的声音:“老不死的,你可想死我了……可算是又见着你了。这么多年了,你一个人也忙的过来。” 老大爷带着哭腔说:“花花,你也来了?太好了,以后,我们又可以跟多少年前一样,一起做你最爱吃的八宝粥了。我今天给你做一碗牛头马面喝的八宝粥,那是用人的皮肉,眼睛,嘴巴,耳朵,手指,心,肝,肺,肠,血,熬上三个时辰,才能喝到的绝世美味啊,我也就是在地府做鬼差的时候才有机会喝过那么一次。”

    听到这儿,阿杰全身的骨头都软了,他牙齿打颤。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杰发觉自己置身于一个漆黑一片的空间里,他不知道这是哪里,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像气球一样飘起来,东摇西荡,没有知觉,没有力气,就在那样漂浮不定中,他依稀听到有人在轻声的唤着他的名字:“阿杰……阿杰……”就那样一遍一遍的。

    他听清楚了,那个声音,是梅子的声音,此情此景,阿杰觉得这是全世界最美妙的音乐,他努力的回应着:“梅子……梅子。”在心里,一遍一遍。他觉得自己开始有了力量。试着喊:“梅子……梅子……”

    等到恢复知觉,有了至少可以睁开眼睛的力气,慢慢的睁开眼睛,阿杰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到病床前蓬头垢面的梅子,双眼红肿着,眼里布满了血丝。担忧的看着自己,

    满眼都是泪,嘴里一遍一遍的轻声唤着:“阿杰……阿杰……”

    一见阿杰醒了,梅子先是愣了片刻,豆大的泪滚落下来,继而控制不住的“哇”的一声大哭出来,边哭边说:“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终于醒了……你要是怎么样了……我怎么办……怎么办……

    过了好一会儿,梅子勉强止住了哭声,抽噎着告诉阿杰一些事情

    “你知道吗?你已经昏迷三天了,那天晚上,你去了很久都没回来,粥棚关门了,你也没回来,你也没带手机,我没办法知道你在哪儿,就去找你。

    直到第二天,隔壁门面房的房东打我电话,让我来医院。房东告诉我说老太太的邻居告诉他,老太太那天晚上煤气中毒去世了,那邻居想盘下铺面做,那天他们开门里一看,你昏倒在那里,就送你来了,吓死我了你……。”梅子说到这里又是一阵心酸,流着泪问:“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阿杰死也不想再回忆起当天的事情,但是回忆这东西和感情一样,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阿杰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谁敲碎了,浑身颤抖着一边又一边的喃喃自语:“八宝粥……八宝粥……豆腐脑……全是脑浆子,白花花的脑浆子……红的不是辣椒是人血。”慢慢的喃喃自语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嚎叫。梅子始终在一旁紧紧的闭着眼睛,流泪…

    医院的医生建议梅子把阿杰转到精神病院去做专业的治疗,一是阿杰的情况不是普通的医院能医治的,再者,即便阿杰只是受了刺激需要调养,他这样的大喊大叫也会影响其他病人的。

    梅子决定带阿杰回家,路上阿杰和梅子有说有笑,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可是当路过一间超市的时候,阿杰,忽然抱住梅子嚎啕大哭:“八宝粥……眼睛……耳朵……死人……心……手指……肝……牛头马面……”梅子心疼的紧紧的抱着阿杰,哽咽着说:“有我在,你别怕。我抱着你……一直都抱着你……”她知道,阿杰真的疯了。

    到了家门口,梅子眼见几个人已经在忙着把粥棚的门头拆下来了,“唉,这地段真是好啊,我们的店铺,以后还撑的下去吗?”

    梅子这样想着,听到阿杰忽然大叫一声:“别过来!”就冲进店里拿起碗碟砸在地上,嘴里含糊不清的说:“我叫你要我脑浆子,我叫你拿我去做豆腐脑。”梅子追了进去制止阿杰,只见阿杰拿起一片盘子的碎片,把自己的手割了一道长长的大口子,浓浓的血液流出来,阿杰满意的笑了笑,舔了舔自己的血,神情呆滞的重复着:“这不是辣椒……是人血……”忽然,他爆发了,对着盘子恶狠狠的说:“让你喝我的血,让你喝我的血!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说着就要把盘子的碎片往嘴里,梅子吓坏了,连忙伸手去抢,盘子的碎片割伤了梅子粗糙的手,看到有血流下来,阿杰更暴躁了,一把把梅子揽在怀里,歇斯底里的说:“你还要喝我女人的血,我跟你拼了!”说着又拿起一个盘子摔在地上,低头看着梅子说:“别怕,他被我打跑了,我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有我在,我保护你,别怕!”此时梅子在阿杰的臂弯里,幸福的微笑着,虽然已经泪流满面,但这心疼的泪水里,是满满的幸福。

    店铺门口围已经满了人, 路人,装修门面房的工人,还有几个中年大妈,所有人都不明白阿杰经历过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阿杰疯了。

    所有人都知道,婆婆香粥棚关张了,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块被拆卸的招牌上,原本温馨的五个字变成了阴气十足四个字——阴阳粥棚

    事后几天,有几个碎嘴的婆娘,总是有事没事的和梅子念叨点什么,今天对面小区里的王大婶又跟梅子絮叨上了:“梅子啊,像阿杰这个情况啊,一辈子是好不了了,那天我都看见了,远的不说,就说他发起疯来,再伤着你怎么办?你把他送精神病院算了,你还这么年轻,等过几年,阿杰没了,你再找个好的。我这可都是为你好啊!”阿梅最后一次礼貌的回应着这些话:“我知道您心疼我,可是阿杰那次发病您也看见了,他那样的情况下都能认得我,心疼我,保护我,这样的人,哪怕他真的疯了,哪怕他一辈子都这样了,我也守着他。我认了,为他这样疼我的男人,值得。”

    是的,阿杰疯了。白天一直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时哭时笑,嘴里还时不时的冒出几句谁也听不懂的话,到了晚上,则大喊大叫:“别杀我!别杀我!别过来!求求你别过来!八宝粥……脑浆子……死婴……老婆婆……”如果阿杰白天见到八宝粥或者是豆腐脑,当时就会失控……所以躲在被子里,或许是他最本能的自我保护。一开始周围的街坊邻居颇有怨言,慢慢的都知道梅子不易,也就不在说什么了。

    阿杰依旧每天那样疯疯癫癫的活着,说着那些疯话,傻哭,傻笑,什么都没变,他对梅子的心也没有丝毫改变

    时间长了,梅子把这些疯话拼凑起来,也就大概明白了,阿杰到底经历过什么。她心里愧悔万分,说不出的疼痛。如果那天自己乖乖的吃阿杰亲手煮的香菇饺子,这一切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现在,再也吃不到自己最爱的人给自己煮的最爱的饺子了……再也尝不到当年的味道了。她有多少个日子,为此默默的难过,以前那个温柔体贴的阿杰再也回不来了。

    是啊 有些人,你以为可以一直见面的;有些事,你以为可以一直继续的。然后也许就在你转身的那个刹那,有些人你永远也见不到了,有些事情永远不会继续了。

    当太阳落下又升起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一个不小心,就再也回不去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只有变化是唯一不变的东西吗?

    从某天开始,每天,梅子不管有多晚,忙到多累,一天的营业结束后,一定会给阿杰煮宵夜,然后学着阿杰当年的样子说:“我的亲,你可以选择只吃半碗或是一碗,也可以是两碗。当然,你不能不吃……”

    这话,梅子每天都会说,有时候充满笑容,有时眼泪噙着泪花,其中的滋味只有他自己才能了解吧。

    转眼到了腊八,阿杰的老父亲从老家过来,在厨房帮梅子的忙,发现儿子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便问:“小梅子,杰什么时候回来啊,还有今天是腊八,我把豆子什么的都带来了,一会儿店就早点打烊吧,咱熬粥。”

    “爹,我这一辈子,再也不吃这八宝粥了!”梅子痛哭道。老头一惊:“孩子,别哭,这是咋了,那混蛋小子欺负你了?说出来,爹给你做主。”

    此时梅子的心,像刀割一样,愧疚,悔恨,一起涌上心头,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喊道:“爹,是我对不起他呀!”

    梅子知道,这事情再也瞒不住老人家了,便把事情的始末都说了出来。

    老头听完整个事情,老泪纵横,半晌,拿出手绢擦了把脸,搀起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的梅子。心疼的说:“孩子,不能怪你,谁不知道你比谁都难受啊,你不该瞒着我这么长时间啊,孩子,难为你了……”

    自此,老头就留在铺子里,照顾阿杰。

    梅子则可以有更多的经历照管店铺。

    几个月之后,阿杰就恢复了很多,只是在白天,他还是躲在被子里,时哭时笑。晚上他喜欢缠着父亲,和他一起包饺子。在店里卖夜宵,梅子忙完了一天的生意,也一定会亲手给他做一顿夜宵。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梅子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小夫妻”饺子馆的名声也越来越响亮。24小时营业,特供夜宵,成了店铺的特色之一。

    阿杰的身体似乎在不断的好转,白天还是老样子,而且他觉得自己尤其在正午的时候特别烦躁,浑身不自在,所幸的是,在晚上,他已经可以和父亲像当年一样卖饺子了。只是梅子没有再给他送过夜宵,自从他恢复到可以在店铺端盘子卖夜宵的时候吧。

    “算起我,他已经很久没见过梅子了,也难怪,可能是最近她太累了吧,算起来,我也很久没吃过她做的宵夜了。可能是他觉得我已经好了。”阿杰想。

    这样的日子,过了仿佛很久。

    直到有一天,他正在老爸店里招呼客人,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提着一个饭盒走来,凝视着他说:“对不起,我让你等的太久了,你已经很久没吃过我做的东西了,快尝尝看。是不是从前的味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婆婆香粥棚的婆婆,而是自己思念了那么久的女人——梅子。没错,是她,无论再过多少年,他都能一眼认出他。

    阿杰什么的明白了,他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他又看到那个粥棚里的老公公了,老公公微笑着朝他走过来,慈祥的问:“饿吗?要不要来碗粥啊。”随和他就看到老公公的脸一片片的碎掉,像那一天被自己打碎的那些盘子,最后,那张脸碎的七零八落,只剩下一张嘴,依旧慈祥的问:“我问你话呢,喝粥嘛。”阿杰再也受不了了,狂叫着掐住了老公公的脖子,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直到听到熟悉的声音喊到:“儿啊,我是你爹啊!”阿杰才清醒过来,眼前是父亲那张熟悉的脸,只是已经发紫,眼睛也慢慢的闭上了。“爹,怎么是你啊,”阿杰狂喊,想起这些日子,父亲和梅子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在自己清醒的时候,又何尝不明白。而现在的他,活着,只能给梅子增加负担,自己已经杀死了父亲,这已经让他无法原谅自己,如果哪天再伤害到梅子,那怎么办,既然发病的时候控制不了自己,就在清醒的时候,解决自己吧,想到这里,阿杰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小花瓶,他还记得,这个花瓶是他当年和梅子在地摊上买的,上面画了一只血红色的梅花。他小心翼翼的打破花瓶,用碎片,割腕自杀。

    他以为用他的死,可以换取梅子新的生活和新的幸福,他以为用他的死,可以得到父亲的谅解,

    可他错了

    梅子这些年,一直维持着这样阴阳两隔的相濡以沫。

    还有他的父亲,没有丝毫的怨恨,一直帮着他做他想要做的事,什么都没多说。

    他上前抱紧了梅子,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的抱着。老父亲在一旁,会心的笑了。

    这人世间最伟大的爱情,不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不是“问世界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而是,虽阴阳两隔,却相濡以沫。

    编者按:

    一个男人最伟大的爱, 是无时无刻的保护, 一个女人最伟大的爱 ,是不离不弃的照顾 ,爱情,不仅仅是一种感觉,更是一种责任,一种超越生死的默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鬼故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guigushi.com.cn/ycggs/177.html

    鬼故事网(GuiGuShi.Com.Cn)分享发生在您身边的真实鬼故事,提供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